脊髓損傷醫訊
勇氣
彰化基督教醫院
物理治療師 陳文郁

  「老師,我這樣坐輪椅出去會丟臉。」每次聽到婆婆這樣說,我的心裡都一陣難過,不只是為了她要和三次中風之後的病魔搏鬥,主要也為了她不驕傲於自己這幾年來的努力不懈所練到的成果,反而為了自己的動作品質不好而難過。

  其實,以中風三次的病人來說,婆婆復健的表現算是很好了,不只能在沒有靠背的狀況下坐著,還能拿著四腳拐走一段距離,雖然走得不好看,但這些都是婆婆及家人努力的成果。

  對於她的表現,身為復健物理治療師的我,也不禁佩服她的毅力,這樣的勇士,卻看不到自己的果實只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著實令人嘆息。

  臨床上,常常聽到病人感嘆:健康時,不知肢體不方便的痛苦,遇到中風、脊髓損傷或是其他肢障的人時,總是會多看兩眼,或是心中嘀咕。直到自己生病了,才體會到他們的不便和不由自主。還有人說,從來不知道生病需要幫助的人這麼多。

  很可惜的,有些人用這些觀念對待生病的自己,也因此給自己更多的壓力。也有些壓力則是來自於心急的親友,這些打擊,遠遠比生理上巨變的打擊還來得大。看不到自己的努力,也見不到努力的目標,無形中,影響了整個復元的進度。

  不管是什麼疾病,造成的原因中必有一部分是人為無法決定的,尤其是遺傳問題,有些則是人生中怎麼算也算不到的意外。

  生病,對生理已是一項考驗,也已是一項事實,如果還要為這些自己無法控制的因素讓心理蒙上陰影,影響自己的復健療程,延緩了整個復元過程,降低了生活品質,何苦來哉?

  心,是唯一永遠掌控於自己的東西。「潛水鐘與蝴蝶」中桎梏於只有左眼簾能動的身體的作者,和「最後十四堂星期二」中生命逐漸枯竭的老教授,他們以生命的高熱度來留下文字思想的痕跡,也用他們的生命告訴我們這個事實:積極一點,樂觀一點,殘不一定就廢,生命,仍自有它的色彩。 【2003-12-30/聯合報/E4版/健康】


延伸閱讀: 我一定要活得比別人更漂亮
      沒有不可能的事
      永遠不放棄
      癱瘓與恨
      我的未來不是夢
      企圖心創造前景
      有信心也要用心
      勇氣


網頁製作整理: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