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損傷醫訊
經驗談 滑水道意外 讓我終生癱瘓
【中國時報/淑真(嘉義讀者)】 2005-08-26

  我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以第二名的成績從警察學校畢業後,選擇回嘉義服務,後來報考刑警甄試,以第一名的成績被分派到刑警隊鑑識組,工作上一路順利平坦,89年6月升任小隊長,90年7月28日卻發生意外,以致全身癱瘓,從此我失去了健康的身體。

  那天,乘著暑假假期帶小孩們到某水上樂園遊玩,就在玩滑水道的時候,因為管理員的疏忽,導致在下水時被後面的人撞擠脖子,當時只覺得四肢無力,無法站立,在水上漂浮。當時救生員也沒發覺我受了傷,直到我四嫂發現,把我拉起來,才大聲的呼救,後來被緊急送到林口長庚醫院急救,經過斷層掃描,確認頸椎第三至第五節受傷,從此全身癱瘓。

  受傷後,前兩天我還能說話,第三天突然覺得無法呼吸,一幕幕的影像在我面前呈現,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停住,我就不省人事了。

  當我被叫醒時,我發現聽不到自己講話的聲音。原來傷到了呼吸神經,必須靠呼吸器維生,從此,家人與我講話必須看我的嘴形,有段時間我說什麼別人都不懂,很難與人溝通,讓我既懊惱又無奈。

  後來聽說台北榮總有神經再生的醫療技術,老公決定轉送榮總接受治療。在榮總,我先後開了兩次刀。第一次脖子前面開了兩刀,過一個星期,脖子後面又開一刀。雖然開刀,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痛,因為神經已嚴重損傷。

  在我受傷後的第二年,大哥癌症復發往生了;第三年,爸爸因癌症過世。我都只能躺在病榻上,傷心、遺憾與無奈,我自責大哥是因為常去醫院探視我,過於疲勞才癌症復發,爸爸也因為我的受傷及大哥的過世,在雙重打擊下才病倒的。

  三年多來,本來只是腳麻,但漸漸地,卻變成手腳都會麻痛,每天早上醒過來,迎向我的,就是全身的麻痛。我曾想到要解脫,但是天不從人願,我賴以維生的呼吸器,管子曾脫落五次,有一次將近脫落了半小時,我卻都平安的獲救。

  我有那麼多人疼惜,老公那麼愛我,的確可稱得上幸福,但在我的心裡,這幸福背後更隱藏無限的感激與心痛。我從意外中活了下來,卻從此失去健康,究竟是幸或不幸?我也不了解,但要奉勸世人,人在樂中別忘了隨時可能有危機,而即使失去了健康,更要把握當下的幸福。


延伸閱讀:
打開心窗 新鮮空氣就會吹進來
      經驗談 滑水道意外 讓我終生癱瘓
      一個生活在社會最低層超弱群體的心聲和強烈呼吁
      鍾綸全身九成不能動 求學、就業一路通
      脊髓損傷的趙學煌 勇敢、樂觀 重現江湖
      戚啟禮 克服癱瘓再創業 尋回彩色人生
      黃寶源 願當脊損病友專屬運將
      下肢癱了 莊淑貞:還有手和腦
      輪椅記者陳馨右 走出一片天
      癱漢林資凱 做衣闖出天地
      輪椅小玉 開網站做生意
      蘇文貴 捏麵半生緣
      啄木鳥人 - 林豪勳
      楊啟榮 勇網直前 自立勵人
      脊髓損傷 當老闆 雇病友
      車禍、婚變、火災 她不自憐
      坐輪椅攻博士 黃惠君人生「站起來」
      手創風車不停轉 「殘障遊俠」闖天涯
      我一定要活得比別人更漂亮
      沒有不可能的事
      永遠不放棄
      癱瘓與恨
      我的未來不是夢
      企圖心創造前景
      有信心也要用心
      用畫筆揮霍人生
      勇氣


網頁製作整理: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