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損傷醫訊
「另類療法」:對另類醫療應有的態度
鄭瑞雄( 和信醫院病理檢驗科醫師)

許多另類療法,譬如中藥的世代傳承,草藥的以耳傳耳,都是缺乏科學的驗證。至少,我們對大部分的另類療法都不知道他們作用的機轉。真正療效如何,以及他們的安全性也都沒足夠的資訊。政府應該鼓勵專家學者,對另類療法多作研究。

  另類醫療 (alternative therapy) 已在世界各角落蓬勃興起,另類醫療的興起,是不可抑止的潮流。

  根據 1998 年一個調查報告,美國 125 個醫學院,已經有 61 個學校開課教授另類醫療,有些甚至將它列為必修課程。不少保險公司也給另類醫療師適當的支付。不可置疑的,另類醫療不僅在美國,在台灣亦然,已形成一股很大的影響力量,這個力量是不可能被抹滅的。我們在這種環境之下,無論醫生、病人,對採用另類療法應該保持什麼態度,或者應該採取什麼策略相因應,或相配合呢?

態度一 必須了解什麼是另類療法:
  孫子兵法「知己知彼,勝乃不殆」,也可以用在醫學上。另類療法種類良多,以下為較重要的幾種略作介紹:

態度二 要知道病人為何選擇另類療法:
  站在懸崖,不慎掉下去,旁邊不管一草一木用手去抓是人之本性。當一個人被告知罹患癌症時,只要聽到有什麼偏方可以治癒,都會不惜一試,這是人之常情。今日雖然科學發達,很多癌症還是無法根治,況且接受治療過程中,常會引起副作用,飽受痛苦,因此病人就會選取比較溫和沒有副作用的另類療法了。今日西醫療法被認為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模式,缺乏以病人的整體為對象的全人態度 (holistic approach) 來面對病患的問題,所以尋找另類療法使病人有一切操之在我的感覺。

態度三 致力另類療法的研究:
  許多另類療法,譬如中藥的世代傳承,草藥的以訛傳訛,都是缺乏科學的驗證,我們要作系統性的研究,不管研究效果的好壞,都應該公諸於世。

  例如: 1980 年代美國盛傳從杏仁核提煉出來的 Laetril 可以治癌。美國本土禁售 Laetril 。許多病人千里迢迢到墨西哥購買,後來有人作研究,不但證明它沒有效果,且發現用久後會造成氰化物 (cyanide) 的中毒,研究報告發表後,癌症病人對 Laetril 的狂熱也就銷聲匿跡了。很多人認為吃鯊魚軟骨也有治癌作用,因為它可以抑制癌細胞的血管增生 (inhibition of angiogenesis) ,但經過學者們作了臨床研究,證明它沒有抗癌的效果。

   1970 年代,美國籍的荷蘭裔學者 Burzynski 提倡尿液內有一種成分叫做 antineoplaston 可以治癌。後來 Green 所作的研究證明尿液內根本沒有 antineoplaston 的存在。但是 Burzynski 的徒弟,台灣籍的一位廖姓生化博士把它另改名字,稱為 CDA-II ,目前在大陸作成膠囊大力推銷,說可以有效治癌。

  我們對大部分的另類療法都不知其作用的機轉,真正療效如何?以及他們的使用安全性也都沒有足夠的資訊。政府應該鼓勵專家學者,對另類療法多作研究。

態度四 要知道使用另類療法 可能造成的不良後果:
  我們對大部分的另類療法,都不知到他們作用的機轉,真正療效如何?以及他們的使用安全性也都沒有足夠的資訊。例如:

中藥及草藥不是一般人所認為沒有毒性,以上所舉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態度五 要有開放的胸襟 不要鄙視另類療法:
  在高科技時代行醫,除了要具有廣博的知識外,也要有開放的胸襟,有些另類法如針灸及脊椎療法,對惡心、慢性疼痛及肌肉疼痛的治療,已經獲得肯定,美國不少保險公司,甚至Medicare都願意支付,因此,醫師對病人要用心聆聽,不要讓病人害怕告訴醫師他在使用另類療法。而醫師要以非批判性的態度,坦誠和病人溝通,提供病人所需的資源,並給予適當的輔導。

  另類療法在醫療體系以已鑄成一股不可抑止的潮流。根據一篇研究報告,美國人每年花費在另類醫療的費用比花費在正統性醫療的費用還要多。在台灣,相信有過而無不及,大多數的病人都不願意或不敢向醫師說他們在用另類醫療法。另類醫療可能會和正統醫療在藥物上,治療上會有互相抵制的現象,或干擾血液藥品濃度的定量。因此對每個病人都需要知道他們是否在用另類療法。這將帶給醫師們負擔,延長看病的時間。和病人討論另類療法是一種挑戰。不要開門見山的詢問病人是否用另類療法而應該用旁敲側擊的方式。

  我們應該以客觀的態度作更多的研究,去驗證另類療法的效果、安全性及實用性。希望有朝一日,能整合西醫和另類醫療為一體,達到以病人為利益的醫療目標。

●另類療法的定義: 作者 / 謝炎堯
  自從有人類就難免有病痛,有病痛必然衍生醫術,故世界各民族均有其固有的原始醫學。古人僅能依據觀察猜測,歷經嘗試及錯誤的過程逐步摸索,這種經由試誤法所能發現的安全有效藥品,數目寥寥可數,千萬年的努力下來,僅有少數成功的實例。近三百年來,隨著科學和交通的發達,原始醫學也逐漸進步,並且融會貫通各民族的成就,至今已演進成為科學化的現代醫學。所以現代醫學是結合全世界各民族的醫學精粹形成,由全世界的人類共同享有,是現代病人的正統醫療模式 (conventional therapy 或 orthodox therapy) 。我們不能有中、西醫的錯誤分類觀念,也無所謂「科學中醫」和「科學中藥」的存在。

  我國先人早在公元前即已使用麻黃治療呼吸和循環異常症狀,在 1937 年代,我國的藥理學家林可勝博士分離出有效成份-麻黃素,廣為世界各國所採用,治療氣喘和休克,救人無數。麻黃素在 1940 年代是現代藥品,絕對不是「科學中藥」,為全世界人類所共享。

  未能通過科學驗証、沒有明確療效的殘留原始療法,即成為民俗醫學或療法 (folk medicine,folk remedy) ,又稱之為非正統 (unconventional) 或非正規 (unorthodox) 的療法。這些療法目前常被歸類為另類療法 (alternative remedy) ,包括大眾所熟悉的中醫藥、針灸、括痧、拔鱹、推拿、氣功等;還有西方國家的祈禱、印度式草藥療法 (ayurvedic medicine) ,草藥療法 (herbalism) ,和順勢療法 (homeopathic medicine) 等。


延伸閱讀: 「另類療法」:對另類醫療應有的態度
      民俗療法 怎麼做才安全?
      針灸 - 萬病一針的理論與實踐
      僵直性脊椎炎 Ankylosing spondylitis
      嚴重脊椎側彎 要開刀嗎?
      脊椎滑脫等於腰部殘廢
      椎尖盤突出(骨刺) 與 椎間盤疝脫
      如何保養椎間板 防止軟骨脫出
      談頸椎骨刺
      骨刺未必開刀 中藥治療有效除痛
      何謂「骨刺」 ( Bone Spur )


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2005/07/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