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嗅成鞘細胞移植” 老樂

因為 ensheathing 有"形成"的意味,
故 Olfactory Ensheathing Cells ( OECs ) 譯成嗅成鞘細胞,也有譯成嗅鞘細胞。

  嗅成鞘細胞( OECs ),生長於動物和人的嗅球,以及嗅粘膜的固有層裡面。這種細胞,類似於“雪旺氏細胞”,都被認為有神經營養作用,在動物模型裡面,這兩種細胞,都被証明可以是損傷的中樞神經系統在一定的程度上再生。而中樞神經損傷後的修復,再是目前世界醫學界的研究熱點。很多天才的科學家,工作在這個領域。

  我們以前已經提到過,由於鼻腔的特殊功能和作用,使得嗅粘膜不可避免地接受來自外界環境的刺激,而種種外界刺激,將導致面膜的不斷損傷和修復,在損傷和修復的過程中,我們的嗅覺,鮮有喪失,這就給了科學家一個提示──嗅神經,可以通過修復恢復功能,究竟是什麼機理?人和動物的嗅神經細胞,是在不斷更新的,更新的來源,是隱藏在嗅粘膜當中的“幹細胞”。幹細胞要想形成“有功能的神經細胞”,至少要兩個條件,第一,需要外界環境的營養,促使細胞分化。第二,新生成的神經細胞,需要一個“帶路人”,──這裡說的,“帶路人”,是指把神經細胞的突起,從鼻腔粘膜,一直引導到中樞神經系統的“嗅球”裡面,然後形成連接,傳導我們的嗅覺沖動。究竟是誰促使幹細胞分化成為神經細胞?又是誰引導“新生的神經細胞”走上正確的道路呢?答案就是“嗅成鞘細胞”。見下圖:

  上圖左邊,是嗅成鞘細胞在鼻腔粘膜位置的示意圖;上圖右邊:是嗅成鞘細胞在嗅粘膜當中的組織學染色切片──黑顏色的並且用箭頭表示的部分,就是嗅成鞘細胞。:OECs: 嗅成鞘細胞;OE: 嗅粘膜OB: 嗅球OLP:嗅粘膜固有層

  通過上面的圖,我們可以對於“嗅成鞘細胞”的位置,和它相對於“嗅神經細胞”的解剖組織學關系,有一個大概地了解了。我們不妨再“形象地解釋一下”。

  “嗅成鞘細胞”,實際上對於“嗅神經細胞”起到的是“支撐,營養,引導”的作用。成鞘細胞伸出很多細長的“觸角”,而這些“觸角”包裹了“嗅神經細胞”,為後者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外部環境。如下圖所示意:

  上圖左邊,其中綠色的細胞,就是“嗅成鞘細胞”,主要顯示它的“觸角”。上圖右邊,是“嗅成鞘細胞”包裹“嗅神經細胞”的示意圖:其中,藍色的細線,就是“嗅成鞘細胞”的“觸角”示意圖。桔紅色有“白色小囊泡”的部分,就是“嗅神經細胞”;鐵灰色的部分,就是從高位神經中樞過來的“嗅球細胞”的突起了。我們可以看到,“成鞘細胞”在全程包繞“嗅神經細胞”,而“嗅神經細胞”和“嗅球細胞”的相互連接,也是在“嗅成鞘細胞”翼護下形成的──支撐,營養,引導,這就是“嗅神經細胞”的作用。

  我們已經知道了,很多科學家使用嗅成鞘細胞作為移植細胞,修復損傷橫斷的脊髓。當然,“嗅成鞘細胞”不是唯一被科學家們重視的移植細胞。其他細胞還有例如“雪旺細胞”等等。很多學者在比較這兩個細胞的不同,目前比較傾向一致的觀點認為,“嗅成鞘細胞”相對於“雪旺細胞”而言,有著不可替代的優點。這個優點體現在於,“嗅成鞘細胞”可以穿越脊髓損傷以後形成瘢痕的區域。具體的機理,我沒有看到深入地研究,但是,目前有學說認為,神經損傷部位的瘢痕,是有一種“星形膠質細胞”構成的,正是這個細胞形成的瘢痕,阻礙了“雪旺細胞”移植後的穿越。但是“嗅成鞘細胞”移植以後,就可以穿越有“星形膠質細胞”形成的瘢痕區,由於在它的“自然生長環境”裡面──也就是鼻粘膜裡面,正好和這種“星形膠質細胞”構成共生關系,這種共生,可能是“嗅成鞘細胞”能夠穿越“星形膠質細胞”形成的瘢痕區的生理基礎吧?如下圖所示:

  左圖,是損傷潰變的神經,右圖,是經過移植手術,四周以後神經再生的示意圖。嗅成鞘細胞的特點,除了穿越瘢痕以外,還有可“長距離引導”也就是讓神經的“觸角”找到原來的“道路”,在脊髓白質當中重建傳到通路;同時,抑制損傷神經軸在損傷部位的“無序生長”。 這些特點,反映到實驗動物身上的效果,就是癱瘓的肢體,重新恢復功能。 目前的困惑:

  1. 這些成績,僅僅是實驗動物身上取得的。所謂的“實驗動物”,就是大鼠。從進化學上說,大鼠和“人”類的距離,是相當遙遠的。同時,大鼠的脊髓,可以耐受相當程度的損傷,而外表功能無法看到變化。這就引出一個悖論──因為我們無法和老鼠交談,我們看到的“老鼠肢體恢復”,是不是“真正的恢復”,也就是說,我們看著“老鼠可以走路了”,老鼠自己,感覺是不是“很好”?我們無法知道。因為,脊髓具有“學習功能”(詳見以前的文章‘教會脊髓自己走路’),因此,大鼠的“行走”,究竟是由於“移植”的作用,還是自身恢復呢?
  2. 筆者今天,經過相對長時間的檢索,終於發現了一篇論述“靈長動物”試驗模型的文獻。但是,科學家沒有涉及“嗅成鞘細胞移植”,而是“外周神經移植”──在這以前,外周神經移植,在大鼠身上,同樣是有效的。遺憾,“外周神經移植”在猴子身上的效果,是不理想的。實驗組和對照組的動物相比,沒有區別。兩個組的動物肢體,有一定的運動功能恢復,但是,這種運動,並非“自主運動”。移植部位的神經,有再生,但是,再生的神經,是無法穿越瘢痕區域的。
  3. 關於細胞來源的問題,這也是大家關心的問題。這裡,我不得不說,我沒有看到任何詳細的關於“異體嗅成鞘細胞移植”的文獻。更沒有專門文獻討論“異體嗅細胞移植”以後的免疫排斥問題和免疫抑制治療問題。因為,在國外,特別是西方,從“胎兒身上取得細胞”,是一個無比敏感的問題。這一點,中國的國情,使得某些治療方式,顯得“得天獨厚”了。遺憾,我沒有發現任何中國醫生撰寫的相對嚴謹的“異體嗅成鞘細胞移植”的學術論文。有一篇外國文獻模糊提出“異體移植的效果並不理想”,但是語焉不詳。關於“異體移植”,西方科學家,只做過“人到大鼠”的實驗,我還沒有看到“人到人”的文獻。
  4. 最終,由於西方的強烈醫學倫理觀念,目前的西方科學家,工作重點在於“自體嗅成鞘細胞移植”。人體,不是實驗動物,我們通過前面的講解,已經清楚,“嗅成鞘細胞”存在於兩個地方,第一個:嗅球。第二個,嗅粘膜。嗅球的細胞,量大,但是取得這裡的細胞,必須開顱手術──無論從風險上,還是病人接受程度上,都是不可能的──一個截癱病人,再接受一個“開顱”手術,豈不是雪上加霜?另一個部位,是嗅粘膜的嗅成鞘細胞,取得非常容易,但是,數量很少。不足以作為臨床試用。可喜的是,科學家們,已經發現了“嗅成鞘細胞”體外培養擴增的方法,使得“自體嗅成鞘細胞移植”,在實驗動物身上,已經初步成功了。自體移植,就可以從根本上避免了“免疫排斥”的問題。
  5. 佛羅裡達大學在使用胎兒的神經組織治療脊髓空洞應該是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6. 最後,我聲明,以上的東西,僅僅是我通過很粗糙的檢索,得到的一些有限信息。本人並非這個專業,完全是票友水平,希望行家裡手指正。


延伸閱讀: 再說“嗅成鞘細胞移植”
      脊髓損傷者的明天 - 鼻鞘神經細胞
      嗅鞘細胞移植治療脊髓損傷-黃紅雲醫師
      鄭宏志醫生脊髓修復手術進入人體試驗第二期
      以色列利用巨噬細胞治療脊髓損傷進行第二期人體試驗
      大陸黃紅雲醫師已開始利用鼻鞘神經細胞的脊髓新手術
      新加坡研製中樞神經纖維保護膜髓鞘再生的方法
      英國新藥 Innurex 能使神經再生長
     


轉載自【 大陸網站 黑夜日出/在線醫生──再說“嗅成鞘細胞移植”
資料收集整理: 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