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損傷醫訊 最新醫訊
中國大陸的脊髓損傷新療法
《北京晨報》 2004-08-07 同林鳥推薦 回應此篇

  將流產胎兒的幹細胞移植給脊髓損傷的癱瘓病人,可以改善病人運動機能和感覺功能。這項在人權、道德觀、社會倫理等方面仍讓國際醫學界爭論不休的技術,卻已在國內臨床上率先應用,有三位醫生成了「最早吃螃蟹的人」。中國醫生怎麼敢“開先河”,將這一技術用於人體臨床?該技術“威力”究竟如何?國內各界對此到底怎麼看?

   300 多患者北京接受胚胎幹細胞移植手術,八月一日,是年齡不滿 20 歲的國外患者小林(化名)術後的第四天,在北京首都醫科大學 朝陽醫院 神經外二科的病房內,醫護人員按照規定時間為他做術後例行檢查。據瞭解,小林是在獲悉北京地區可以做胚胎幹細胞移植手術後,在母親的陪同下專程過來的。據瞭解,手術花去了大量費用。昨天上午,首都醫科大學附屬朝陽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黃紅雲又先後為兩名脊髓病患者做了人體胚胎幹細胞移植手術。

  據粗略統計,從 2001 年年底至目前,已有 300 多位患者在北京接受了這樣的手術,接受手術的病人包括中國內地、美國、日本和哈薩克斯坦等地的患者。據瞭解,利用流產胎兒的胚胎幹細胞治療某些「不治之症」,世界各國雖然有充分的理論依據,但還沒有一家醫院進行臨床推廣。但是,這一手術的臨床推廣卻率先在中國進行,難免引發一系列對該項技術的質疑與社會倫理的大討論。

  據瞭解,國內目前有能力進行該項手術的專家有三位,除黃紅雲外,清華大學玉泉醫院神經外科 主任修波就是「三劍客」之一。由於黃紅雲主任工作繁忙,幾經周折,記者來到修波的診室對其進行了採訪。

「不能因為外國不上臨床,我們就不做」
  國內醫學界的同行對此提出質疑,爭論焦點之一是美國等一些國家,作為人類胚胎幹細胞移植基礎理論研究的「鼻祖」,至今都還未全面展開該項技術的臨床實踐。中國在這一理論領域幾乎是在學別人的東西,怎麼就敢“開手術之先河”用於人體臨床?

  修波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國外在這方面的理論已經非常成熟,中國專家在潛心學習了基礎理論後,完全有信心做好臨床實踐。他說:「如果說外國不上臨床,我們就等著不敢做,那中國在醫學上將永遠是‘跟風’」。

  據修波介紹,外國專家在參觀中國的術後患者病房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感覺太神奇了」。一篇名為《嗅鞘細胞移植治療電擊傷後脊髓損傷》的論文在第 42 屆國際脊髓協會年會上公佈後,修波被評為國際脊髓協會委員,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

關於效果:手術只能部分改善患者運動機能
  採訪中修波告訴記者,患者家屬問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治癒率是多少?”修波說:「如果想恢復到受傷之前的狀態,不客氣地講,治癒率為「零」。修波講,千百年來,脊髓損傷可以說是「不治之症」,這種手術將部分地改善運動機能,使患者肌力輕度增強;感覺功能有部分改善。

  他打比方說,一台生蛂B短路、零件老化的機器,僅僅通了電是不能讓它運轉的。修波說:「手術是幫助斷了的神經纖維再長出來,配合康復訓練治療,才能有明顯改善的希望」。

技術核心:確保植入幹細胞的活力是關鍵
  「手術就是方法,學了誰都可以做,關鍵是細胞的培植技術」。被修波稱為「核心機密」的工作要在實驗室中進行。

  據他介紹,嗅鞘細胞從胚胎細胞中取下來後,兩周就會老化、壞死。為增進細胞活力,修波改進培養方法,加入大量細胞營養因數,實驗室還專門有清華大學生物系的博士來負責「養細胞」。據瞭解,玉泉醫院還專門提供人力、撥實驗基金、設立實驗室等給予科研支援。

  修波坦言,目前臨床實踐面臨的最大阻力有三點:
第一,同行不理解,認為是“無效”、“瞎吹”;
第二,家屬對治療期望值過高,希望患者「坐著輪椅進來,走著出去」;
第三,胚胎源略缺。

  修波表示,歡迎國內外脊柱外科、康復科的專家同行到病房參觀考察。

堅守原則:醫院絕不允許人體胚胎商品化
  在被問及這一敏感話題時,修波重申了醫院的立場:「絕對不允許人體胚胎商品化」。據他介紹,植入的細胞一般取自六個月以下流產胎兒的胚胎,胚胎來源包括北京和全國其他地區的自願捐贈。據某婦產醫院醫生講,流產後的胚胎在經當事人簽協議書同意後,可將胎兒胚胎用於醫學試驗或其他臨床醫療。修波強調說,胚胎的來源是在無任何不正當人為干擾的情況下,供體者自願捐贈的胚胎,這是我們在醫學道德倫理上的原則。

社會學專家:經過研究分析後才可合理解釋
  據瞭解,儘管該臨床手術在美國等一些國家有充分的理論基礎,且在動物身上有過大量實驗,但尚未應用於臨床。據分析,原因有兩個: 第一,對墮胎的爭論; 第二,建議反復論證,經多家臨床實驗後才可獲得合法資格。

  對由此引發的社會倫理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景天魁表示,一個複雜的、有爭論的問題,不是簡單幾句話就能闡述清楚的,國情不同、爭論的立場不同,需經謹慎分析研究後做出合理的解釋。

心理學專家:觸及類似敏感問題應慎重
  修波表示,“手術”與“墮胎”的關係絕不是「因果關係」。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員時博士認為,國外對這項技術在倫理問題上的爭議,是墮胎合理不合理的問題,關係到人權、道德觀、社會倫理等方面。他表示,由於各國國情、法律的差異性,中國在觸及到類似敏感問題時需要慎重行事。


延伸閱讀: 中國大陸的脊髓損傷新療法
      神經建築師:楊詠威 (Dr. Wise Young)
      脊髓損傷十問 (Dr. Wise Young)
      重覆性顱磁刺激術 (rTMS) 有助脊髓損傷者
      新三合一療法 「許旺氏細胞移植」有新進展
      新加坡研製中樞神經纖維保護膜髓鞘再生的方法
      以色列利用巨噬細胞治療脊髓損傷進行第二期人體試驗
      脊髓損傷者的明天 - 鼻鞘神經細胞
      英國新藥 Innurex 能使神經再生長
      猴子動動腦 機械臂就會動
      橫隔膜電刺激手術 讓「超人」靠自己呼吸
      工研院開發「透明質酸」抗粘黏 有效應用脊椎術後


資料收集整理: 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