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修復之未來展望及其他 台中市立復健醫院
   賴雅純醫師
   畢柳鶯醫師

  脊髓損傷會造成肢體癱瘓、大小便功能障礙的主要原因是聯繫腦部和肢體之間的神經通路在脊髓處被阻斷,卻又不能再生所造成的。因此若是能重建這個通路便能使運動及大小便等功能恢復。但是中樞神經(包括腦部及脊髓)是人體內再生能力最差的一種細胞,所以找出中樞神經無法再生的原因,並研究出治療方法,對於修復受傷的脊髓是非常重要的。

一、中樞神經再生能力不佳的原因
周邊神經是由神經纖維所構成,若其所屬神經細胞活著,則神經纖維有很強的再生能力。但是若將中樞神經組織種到周邊神經內,它會阻止周邊神經之再生。相反的,周邊神經組織對於神經纖維之再生有相當強的促進效果。有動物實驗將周邊神經種到中樞神經內,受傷的神經纖維便能再生一段很長的距離,而這種再生原本是不可能的。

中樞神經系統為什麼會具有抑制神經纖維再生的特性呢?有下列幾種可能原因:

  1. 中樞神經內的間質細胞表面具有抑制神經再生的物質。
  2. 受傷退化的神經細胞會被纖維組織(疤痕)取代,再生的神經纖維很難穿過這種疤痕組織。
  3. 神經再生之能力會隨著年齡增加而衰退。所以目前多數的動物實驗都是以胚胎的神經組織來做腦部或脊髓的移植。
二、正在研究中的治療方法
動物實驗發現有些抗體可以將間質細胞表面的抑制性物質中和掉,使受傷的神經纖維再生較長的距離。至於為何疤痕組織對於神經再生會有抑制效果目前仍不清楚,可是初步研究找到了一些滋養性物質可以降低這種抑制效果。雖然中樞神經抑制神經再生的特性經由上述方法而有某種程度的降低,目前動物實驗尚無任何一種方法能使受傷的脊髓獲得完全的修復。

三、如何應用這些治療方式
現今醫學研究努力的方向是利用上述治療方式(給予抗體及滋養性物質)降低中樞神經的抑制性,再配合外科手術植入神經組織做為神經生長並穿越病灶的通路。通常被用來做為移植物的除了動物自身的周邊神經外,更理想的是胚胎動物的腦幹或脊髓組織。這些單獨或組合式的治療都僅只在動物實驗的階段,還需要有更多的研究才能有較樂觀的結果,離實際施行在脊髓損傷的人類身上尚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摘譯自一九九二年截癱(Paraplegia)雜誌第三十期】

感言:
  今年四月筆者到美國費城參加美國脊髓損傷醫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會中脊髓移植仍是大家熱烈討論的題目。有學者提出以貓和大白鼠等動物做脊髓移植的研究報告,組織切片呈現神經纖維在局部有再生現象,播放的錄影帶看到跛行的貓在脊髓移植後步態有改善。但是局部神經的再生以外,需要進一步研究確定神經能否繼續往下生長讓支配的肌肉動作起來。我們知道越低等的動物再生的能力越強,目前尚無任何脊椎動物以上的動物有中樞神經再生能力。以哺乳類動物如貓的實驗成功後,還需要以較高等的靈長類如猩猩作研究,確定能成功後才能進一步在人體上實施。而肢體麻痺的四足動物如貓、狗本來就有較人類強的能力克服殘障,如何發展出一套客觀準確的評估方法以確定它們跛行的改善是來自於脊髓的再生,也是有待進一步研究的課題。

  可以肯定的是在歐美先進國家還沒有任何以人做脊髓移植的學術報告。如果人類的中樞神經能因為醫學科技的幫忙而成功的被移植、修復,那人類的醫學將進入一個新的紀元,研究成功者應該得到諾貝爾獎的最高榮譽。科學研究者應該以嚴謹、客觀、誠實的態度為增進人類的幸福而努力,我們熱烈期待脊髓移植的成功,但不要盲目的聽信沒有科學依據的誇大不實的宣傳。

  在台灣這個以利取向的社會中,有少數不肖的人士利用病人病急亂投醫的心理以不當的方法牟利。最近因性騷擾被舉發的台北市某診所院長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該診所多年來以一種胚胎植入手術聲稱可以治療百病(如中風、不孕症等),賺了不少錢,也害了不少人。他所謂的胚胎植入手術是將胎盤或臍帶切成一小塊埋在腋下,胎盤或臍帶一旦離開人體若非特別處理很快就變成乾枯不潔的壞死組織(看新生兒出生後幾天內臍帶如何脫落就可以理解),植入人體只會產生排斥及細菌感染怎可能會治病?竟有醫師利用病人對他的信任做出此等令人不恥的行為!社會公義要靠大家一起來監督促成,身為病人也需要學習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如何理性的去尋求有意義的醫療。不要把辛辛苦苦賺來或募來的錢拿去填飽「趁人之危」的不肖人士的口袋,還要陪上精神的損失!遭逢脊髓損傷的懅變,病友們及家屬多多少少要上些當繳點學費才能學到教訓,這是人之常情;只希望大家受到的物質或精神上的損失能逐漸降到最低,則幸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