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損傷醫訊 最新醫訊
中國率先將幹細胞手術治脊髓癱瘓用於臨床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 2006-12-01

  過去幾年中,脊髓受損的外國人紛紛前往中國,希望在那裡能夠得到他們在本國無法獲得的治療。

  已有數百位病人接受了頗具危險的外科手術,這類手術通常是將從流產胎兒身上取下的細胞植入患者的脊髓。一些人聲稱這一手術使他們部分恢復了行動能力。

  但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們仍然對此持懷疑態度,因為這一結果還幾乎未得到任何嚴格意義上臨床試驗的支持。許多傑出科學家甚至認為,用這種未經驗證的療法去治療那些急於擺脫癱瘓的病人是不道德的。

  現在,這一領域的知名學者、 羅格斯大學 教授 楊詠威 (Wise Young) 正試圖改變這種局面。

  他計劃實施一次大規模臨床試驗,以期使中國在脊髓損傷方面的科研活動躋身醫學研究的主流。過去三年中,楊詠威將中國約 20 家醫院組成了 一個科學試驗網 ,他希望這能使眼光挑剔的西方人無話可說。

  楊詠威一直在喪失行動能力的美國人中積極發展著自己的鐵桿追隨者,他是個複雜的人。留著銀白色胡子、身著羊毛衫,手裡拿著煙鬥,楊詠威活脫一副大學教授的樣子,但談到過去的病人,他的情緒卻一下子激動起來。已故演員克里斯托弗•里夫 (Christopher Reeves) 也曾是楊詠威的病人,他 1995 年墜馬後全身癱瘓。但楊詠威並不會使自己沉溺在情感的旋渦中。

  「中國的美好之處是它有眾多人口,」他說。

  中國無疑擁有眾多患者,該國每年脊髓受損的人約有六萬,而美國每年新增的脊髓受損者只有 11,000 人。這一數字反映了中國快速現代化進程的陰暗一面:中國許多脊髓受損者都是建築工人、礦工和車禍中的傷者,中國的車禍傷亡人數高居世界首位。

  由於病人數量如此之多,再加上中國在監管將胎兒細胞用於治療等方面相對寬鬆,因此一些在國外只能在動物身上進行試驗的手術療法在中國卻能用於臨床治療。非盈利組織 澳大利亞脊髓治療機構 (Spinal Cure Australia) 的負責人 大衛•波拉斯特 (David Prast) 說,在中國做的事其他國家要十年後才能做。該機構未加入楊詠威的臨床試驗網。

  直到上世紀 90 年代,科學家們還認為脊髓受損後是無法恢復的。人體頭部以下的幾乎所有主動性肌肉都歸脊髓神經管。醫生們現在瞭解到,神經細胞的軸突可以再生,這一發現對脊髓受損者部分恢復行動能力至關重要,因為正是神經細胞負責在脊髓中上下傳遞行動信號。按照醫生們的理論,細胞移植能夠加快軸突的再生。但這一再生過程複雜而緩慢,即使能夠再生,每天的延展長度也只有一毫米。

  有人擔心,楊詠威利用中國巨大病人「資源」的做法會重新引發人們對中國人被當作了試驗對象的擔憂。

  批評人士說,儘管尚無確鑿證據顯示將幹細胞用於臨床治療確實有效,但楊詠威卻在以此來激起人們不切實際的期望。他自己開設了 一個網站 ,在這裡他就癱瘓病人的治療選擇以及他在中國正在試驗的療法所存在的風險以及可能的益處向病人提供咨詢,這種做法在主流醫生中是極為少見的。

  甚至楊詠威的仰慕者們也擔心,他在中國建立的研究網絡可能會損害其聲譽,因為這一網絡規模太大、距離西方太遠,且那裡的研究人員對西方在臨床試驗方面的做法並不熟悉,因此難以對其實施有效的監管。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的助理教授 艾琳•安德森 (Aileen Anderson) 說,楊詠威使他的仰慕者覺得治癒脊髓損傷只是咫尺之遙的事,楊詠威本人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臨床醫生和研究人員,但能達到他這一水平的人並不多。安德森曾與楊詠威一道工作過。

  儘管存在這些風險,但楊詠威說,鑒於他在中國所從事工作的價值,承擔這些風險是值得的。他說,如果人們行事保守、謹小慎微,就會喪失太多機會。

  楊詠威計劃在五年時間內每年進行四次臨床試驗,而這些試驗的總成本還不足 1,000 萬美元。他在中國初具規模的脊髓損傷治療網已獲準進行計劃中的最初幾次臨床試驗,餘下的試驗正在等待官方批准。

  楊詠威的臨床試驗網得到了 香港大學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的支持,其所需資金大部分是由一小批香港富人提供的,其中就包括 Suzanne Poon香港大學脊髓損傷基金會主席),她的丈夫 Richard Poon 是香港一家大型房地產集團的首席執行長。他們的兒子 2002 年在滑雪時摔斷了脊柱。 Suzanne Poon 說:「我想推進這項科學研究。作為一位母親,我認為它進展得太慢了。」

  楊詠威臨床試驗網的各家醫院正在數百位患者身上分別嘗試不同細胞的移植,有些人被移植了幹細胞,有些被移植了其他細胞。與從生成只有幾天的人類胚胎細胞中提取的胚胎幹細胞不同,中國眾多脊髓移植手術中使用的胎兒細胞已發育得更完全。

  為了獲准將胎兒細胞用於臨床治療,楊詠威向中國政府部門作了大量溝通解釋工作。除此之外,協調試驗網內各成員單位的關係也是對他政治能力以及科學素養的考驗。

  例如,經過多次討論後,該試驗網於 2005 年決定在首批細胞移植試驗中使用臍帶血細胞,以避免再遇到一些成員單位以前因在手術中使用胎兒細胞而產生的生物倫理學問題。雖然人們以往也曾將從嬰兒臍帶上取下的細胞用於醫療,但卻很少將其用於對脊髓損傷病人的治療。使用臍帶血細胞也可使該網絡進行的首批臨床試驗更易被海外科學界接受。

  楊詠威還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確保國際上對他團隊內神經外科醫生 黃紅雲 日益加大的批評聲不會損害該臨床試驗網的聲譽。黃紅雲是中國從事脊髓損傷治療研究的先驅。

  上世紀 90 年代,楊詠威因在美國研發一種可幫助脊髓損傷患者保留部分運動功能的藥物而聲名鵲起。《時代週刊》 2001 年將他評為美國最優秀的 18 位科學家之一。黃紅雲上世紀 90 代末來美師從楊詠威進行科學研究,協助他從事給癱瘓試驗鼠植入胎兒嗅神經鞘細胞的工作,植入這一細胞的癱瘓鼠很快就恢復了行動能力。嗅神經鞘細胞據信是中樞神經系統中唯一能持續再生的細胞。

  返回中國後,黃紅雲開始給脊髓受損病人作細胞移植手術,所用細胞來自流產胎兒。自 2001 年以來,黃紅雲已作了 700 余例這類手術,每位病人收費二萬美元。

Jenny Jiang 及家人

  今年三月,美國 加州大學 的外科醫生 布倫斯•多博肯 (Bruce Dobkin) 發表了一篇否定黃紅雲研究成果的文章。該文說,接受觀察的七位脊髓損傷患者中沒有一位病情有了顯著改善,其中五人在接受了黃紅雲的手術後出現了有可能導致嚴重後果的併發症。多博肯的結論是,去中國接受黃紅雲的這類「治療」是危險的。

  黃紅雲為他的工作進行了激烈辯護,稱西方醫生不能接受領先的研究成果來自中國這一事實。黃紅雲說,多博肯只對他所作手術中的少數幾例進行了研究。

  儘管有這些波折,但還是有人自願參與楊詠威的臨床試驗。曾在中國東莞作過銷售人員的 Jenny Jiang 就是其中一位, 2004 年的一起車禍導致她頸部以下全部癱瘓,她的男朋友則在這起車禍中喪生。不顧家人的反對,Jenny Jiang 簽署了自願接受手術的文件,她說:「我把自己看成是一個負擔。」

  在接受了一天的高強度治療後,精疲力盡的 Jenny Jiang 被母親抱回到輪椅上。母親問她:「如果這是一項試驗,我們為什麼不等著別人先試呢?」

   Jenny Jiang 反駁說:「如果不試驗,我們又怎麼能知道它是否有效呢?」


延伸閱讀: 南大成功研發脊髓損傷者復健輔具「功能性電刺激踩車系統」
      脊髓損傷患者最佳療法就是走路
      中國率先將幹細胞手術治脊髓癱瘓用於臨床
      植入電極 幫助四肢癱瘓者咳嗽
      神經建築師:楊詠威 (Dr. Wise Young)
      脊髓損傷十問 (Dr. Wise Young)
      重覆性顱磁刺激術 (rTMS) 有助脊髓損傷者
      新三合一療法 「許旺氏細胞移植」有新進展
      新加坡研製中樞神經纖維保護膜髓鞘再生的方法
      以色列利用巨噬細胞治療脊髓損傷進行第二期人體試驗
      脊髓損傷者的明天 - 鼻鞘神經細胞
      英國研究:蠶絲修補神經 動物實驗有效
      英國新藥 Innurex 能使神經再生長
      猴子動動腦 機械臂就會動
      橫隔膜電刺激手術 讓「超人」靠自己呼吸
      香港「混合療法」為脊髓損傷帶來新希望
      香港大學研究出能接續已斷神經的奈米溶液
      用脂肪細胞再生中樞神經細胞 日本動物試驗獲成功
      幹細胞治療脊髓損傷技術未成熟 國人勿輕易嘗試
      工研院開發「透明質酸」抗粘黏 有效應用脊椎術後


資料收集整理: 新竹市脊髓損傷者協會 戚啟禮

***